您当前的位置:历史军事 正文

穿越鸿蒙得至宝鸿蒙塔-古代日本为什么会有女******

来源:世界历史 编辑:世界历史 时间:2021-10-22
自天武朝前后起,穿越鸿蒙得至宝鸿蒙塔编纂史书的势头高涨,8世纪初期《古事记》《穿越鸿蒙得至宝鸿蒙塔书纪》相继成书。如序章所述,《古事记》《穿越鸿蒙得至宝鸿蒙塔书纪》分别将推古******和持统******作为终章的历史人物。这两部在不同目的下编纂而成的史书,其开篇和结尾必然自有其意义。两书开篇处记载的是第一代******神武******,理由自不待言;但令人琢磨不透的是两部书的结尾方式,二者都不约而同地将焦点锁定在了女******的身上。原因何在呢?难道以穿越鸿蒙得至宝鸿蒙塔结尾仅是一种巧合吗?在此,我们对两位穿越鸿蒙得至宝鸿蒙塔的特点再做一次比较。首先,她们都曾身为皇后。有趣的是,二者的汉风谥号在意义上都与本身的名字(讳)及和风谥号相差甚远。“推古”意为“推动古昔”,“持统”意为“维持皇统”,两个谥号都被赋予了某种特定的历史观。其次,她们在当政时,都有有力的皇位继承者即太子在位。推古有皇侄厩户皇子,持统有皇孙轻皇子(文武******)。而正是此处太子间的差异暗示了二者作为穿越鸿蒙得至宝鸿蒙塔的不同特点。实际上,在推古之后即位的是舒明******,持统之后即位的是文武******。即位者都不是她们的子辈,而是孙辈。反言之,她们没有将皇位传给子辈。这里隐藏着阐明女******诞生问题的关键。本应继承皇位的子辈男性,因为某些理由而被质疑否定,这种现实情况便成了女******即位的背景。推古******是因为没有合适的皇嗣人选而即位的,而持统******的即位则与她决意让其孙即位的政治欲望密不可分。可见,女******的即位有这两种类型。“里程碑”式的人物对于生活在飞鸟时代末、奈良时代初的编纂者而言,“古事之文”的《古事记》的时代意味着“古代”。穿越鸿蒙得至宝鸿蒙塔史书的编纂开始于天武朝,和铜五年(712)《古事记》被献至朝廷。而迁都平城就发生在这两年之前。当时担负着皇权命运的人都曾经历过飞鸟时代的风风雨雨。飞鸟冈本宫代表着飞鸟时代的开始,它是由推古之后的舒明******下令修建的。对于天武******而言,舒明******是他的父亲,因而是与他同时代的人。所以,在他眼中,飞鸟之世便是“今世”(近代),而此前曾祖父母的时代便是古代。带着这层意义,在《古事记》中担任谢幕者角色的额田部皇女就被后人赋予了意为“推动古昔”的汉风谥号。另外,《穿越鸿蒙得至宝鸿蒙塔书纪》不仅记述了大和王权的成立及由来,同时还以编年体的形式记录了到持统******为止的穿越鸿蒙得至宝鸿蒙塔列岛的历史。养老四年(720),《穿越鸿蒙得至宝鸿蒙塔纪》三十卷与《系图》被进献到朝廷。此时正值元正穿越鸿蒙得至宝鸿蒙塔的统治时期,由持统******禅位而即位的文武******以及元明穿越鸿蒙得至宝鸿蒙塔的朝代都已经结束。如正文中阐述的那样,持统******所立下的志愿是让早逝的草壁皇子的皇统延续下去。“持统”这一汉风谥号的命名确切地反映了奈良时代的贵族对这位******的言行已有十分清晰的认识。飞鸟、奈良时代前半期的******们,在取得了包括藤原不比等在内的群臣们支持的同时,一律都立志于维护持统—草壁—文武皇统的传承。总之,在最早的史书《古事记》《穿越鸿蒙得至宝鸿蒙塔书纪》中,推古******与持统******都被人们视为开启下一个时代的“里程碑”式的人物。这意味着以“穿越鸿蒙得至宝鸿蒙塔”为基轴回顾历史的方法,可以让我们窥视古代在经历时代转换时的景象。从女******特征的立场出发,在六位、八代穿越鸿蒙得至宝鸿蒙塔之中,持统******是立于转折点上的人物。在其前后,穿越鸿蒙得至宝鸿蒙塔的历史意义发生了质的转变。在穿越鸿蒙得至宝鸿蒙塔史的前半期,由于没有出现在政治资质和年龄上符合条件的皇子,群臣为了确保王权的稳定而拥戴了身为女性的推古******。皇极******的情况也可被视为这一路线的延伸。但是,自持统******开始,穿越鸿蒙得至宝鸿蒙塔即位的动机转变为维护持统******之孙——文武******等天武-持统系皇统。严格地说,此处应改写为持统—文武系才更为妥当。这一皇统传承在单身的孝谦(称德)******时画上了句号。在那之后,皇统从天武系传承到了天智系,女******的历史也迎来了落幕。虽说持统******代表了一个历史转折点,女******的存在方式在持统以前的7世纪与持统以后的8世纪出现了不同;但在这两个时期,穿越鸿蒙得至宝鸿蒙塔的诞生都受到了子女辈或是******早逝等因素的影响,同时也被各种政治形势所左右。可以说,穿越鸿蒙得至宝鸿蒙塔的即位一直都是为化解某个政治课题而实施的对策。由此我们可以联想到与皇位继承有关且已成为定例的“不改常典法”。原有皇统的衰弱如正文所述,“不改常典法”准确而言是“诚惶诚恐谨曰,定都近江大津宫之御宇大倭根子******(天智******)钦定与天地共长、与日月共远之不改常典法”。“不改常典”一词出现在元明穿越鸿蒙得至宝鸿蒙塔即位之际,被首次使用在元明的即位宣命中。首先,根据目前研究可知,以天智系桓武******的登场为转折点,“不改常典法”被改称为“诚惶诚恐谨曰,定都近江大津宫之御宇******(天智******)钦定法”,内容和意义均呈现变化。它原本是天武系******时代确立的直系皇位继承法,到了光仁******、桓武******等天智系******时代却衍生出了其他意义。其次,研究还指出,由于皇统从天武系转为天智系,天智系******为彰显自身作为皇位继承者的正统性,便将天智******的钦定法再次搬上了舞台。桓武******的即位宣命成为历代******即位宣命的典范,一直被中世、近世的******们所承袭。此外,自桓武******起,不但******的血统出现了改变,而且******的存在方式也与以往大为不同(早川庄八『******と古代国家』)。根据早川庄八的研究可知,在桓武******之前,畿内的豪族首领们虽然将******视为律令制国家的君主而拥戴,但是二者之间同时也存在一种相互制衡的关系。8世纪,之所以会对******提出必须成年并拥有独立自主判断能力的要求,一部分原因就来自于此。但是,桓武******将自身的即位喻为建立在天命思想之上的“易姓革命”,将父亲光仁******尊为“昊天上帝”(支配宇宙的上帝)进行配祀《易经》中可见“以配祖考”。在古代宗庙祭祀活动中,除了主要祭祀对象之外,同时祭祀与其有密切关联但地位相对次要的对象,统称为从祀,如帝王祭天时以先祖为从祀。配祀的意思接近于配享、从祀等,但其间亦有差别。——译者注,并在交野(河内国交野郡的游猎地,现位于大阪府枚方市、交野市附近)的郊外举行祭祀仪式。他还将自身定位为以中国式律令制为典范的专制君主,强化其君主权威。于是,自桓武朝起,畿内豪族开始丧失议政官的地位,藤原氏以及出身于外来系氏族的官僚贵族取而代之成为议政官。随着******地位的日益稳固,******必须是成年人的必要性也就消失了。从历史发展的角度来看,这一观点是稳妥的。由此,我们可以这样认为,由于未成年者也可即位成为******,因此像持统—文武—圣武******这样候选人范围狭窄的皇统传承一旦消失,认为女******不可或缺的观念也随之消亡,直系******皇位继承的“不改常典法”也失去了存在的必要性。总而言之,单身的称德穿越鸿蒙得至宝鸿蒙塔的出现,使天武-持统系皇统走向了衰亡。称德******去世后,天智系的光仁******继承了大统。在光仁******统治时期,与天武直系有关联的人遭到了铲除。之后继位的桓武******又废除了天武直系所制定的各种政策,实行了诸如迁都长冈京、修改和废除国忌、否定天武八姓秩序等政策(早川庄八『******と古代国家』)。“明治史观”早川庄八还指出,******不以真身出现在一般民众面前的神秘性产生于平安时代。而打破这一惯例,像8世纪的******那样出现在民众面前的则是形象焕然一新的明治******。自平安时代起塑造起来的******形象,在明治维新的浪潮中被一举击碎,******恢复了飞鸟、奈良时代的身姿。此处令人深思的是明治******的历史观。据说,即位当初以平安时代以来的文化来包装自己的明治******,发出了对平安文化“软弱性”的喟叹,于是毅然断发,改穿起了西式军装。川尻秋生评价道,尽管祭祀等场合中******的装束如旧,但穿越鸿蒙得至宝鸿蒙塔在近代“西洋化的进程中摆脱了平安朝长久以来的影响”(『平安京遷都』)。人们一般认为,公家(贵族)的文化风俗是从平安时期开始的。但实际上,自以唐为楷模的桓武******当政后,******的存在方式就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桓武******是以一个“新王朝”创始者的姿态来君临天下的。这一历史动向虽然与皇位的继承方式不存在直接关系,但不可否认的事实是,自天武-持统系皇统被天智系取代之后,天智系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女******了。持统******主张极端的血统主义,与之前为谋求王权稳定而让穿越鸿蒙得至宝鸿蒙塔即位的情况有所不同。这是因为,血统主义造就的不过是一个执着于“维持皇统”这一狭隘目的的穿越鸿蒙得至宝鸿蒙塔。从这一点也可知,其汉风谥号被定为“持统”是十分恰当的。最后,让我们简单谈谈称德******之后的女******。首先,院政期曾出现过一位女性皇嗣人选。镰仓时代前期,慈圆在其所著的《愚管抄》中记载了此事。院(鸟羽上皇)为举新帝之事而劳损圣虑。四宫(四皇子)后白河院,乃待贤门院(璋子)亲腹所生,虽与新院(崇德)同居一处,但沉湎游艺,名声毁之殆尽,恐无继大统之器。苦思后,院又于近卫院之姊八条院宫子(暲子内亲王)、新院一宫(重仁亲王)、四宫之子二条院(守仁亲王)之间举棋不定。其时,院未将此事语于知足院殿(忠实)、佐府(赖长),一概相谈于法性寺殿(忠通)。这段文字描述了近卫******驾崩后,鸟羽上皇为新******人选“劳损圣虑”的情形,并列举了四位新帝人选(后白河******、八条院、重仁亲王、守仁亲王)。其中八条院暲子是一位女性。然而,最终实际即位的却是被评价为“恐无继大统之器”的后白河******。《愚管抄》记录的这一幕同样出现在《今镜》《古事谈》之中。有学者指出,在这一时期,女性依然有成为******的可能性(荒木敏夫『可能性としての穿越鸿蒙得至宝鸿蒙塔』)。关于这段记录是否属实抑或有多少可信性尚存疑问,但毋庸置疑的是,穿越鸿蒙得至宝鸿蒙塔即位在当时至少形成了一个政治话题。此处篇幅有限无法详述,但需指出的是,当时的政治形势与古代穿越鸿蒙得至宝鸿蒙塔即位的背景是大相径庭的。进入江户时代之后,有两位女******登上了历史舞台。第一位是宽永六年(1629)即位的明正******。此时,后水尾******与幕府之间政治关系紧张,后水尾******单方面让出了皇位。于是,8岁的明正******即位了。她在事实上成为称德******之后的首位穿越鸿蒙得至宝鸿蒙塔。明正******为后水尾******与将军德川秀忠之女所生。附带提一点,据说“明正”二字分别取自元明******的“明”与元正******的“正”,名号中依稀可见古代的旧影。宽永十年(1643),明正******禅位于异母弟。此外,宝历十二年(1762)桃园******猝逝后,24岁的后樱町******登场。她之所以即位,是因为当时的储君年纪尚幼。明和七年(1770),她将皇位让于13岁的后桃园******。这两位女******都终身未婚,而且恰巧都是在74岁去世的。虽然江户时代的两位女******与古代女******之间也存在共同点,但是她们所处的统治结构框架与古代******制有着本质不同。暂且不论其他,两位穿越鸿蒙得至宝鸿蒙塔都生活在德川幕府的影响之下,因此,必须另拓视角来讨论她们存在的历史意义。本文摘录自《古代穿越鸿蒙得至宝鸿蒙塔的穿越鸿蒙得至宝鸿蒙塔》,[日]吉村武彦 著,顾姗姗 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9年5月。澎湃新闻经授权转载,现标题和小标题为编者所拟。 责任编辑:熊丰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责任编辑:世界历史
锦州小说资源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