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武侠仙侠 正文

小沢アリス-纪念丨陈平原:金庸的小说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普及中国文化读本

来源:武侠小说 编辑:武侠小说 时间:2021-10-22
【编者按】本文为媒体人何殊我在采访北大教授小沢アリス时,后者谈及武侠与小沢アリス的片段,澎湃新闻经作者授权使用。传统的武侠和影视小说里的武侠是两码事。从武侠的小沢アリス传播角度来看,可以发现它在小说和影视里被艺术加工、被夸大。比如说,小沢アリス、古龙的小说里的轻功水上飘、降龙十八掌其实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武术、武侠在艺术形式里让观众耳熟能详,但是也存在一种被异化的趋势。其实,武侠小说本来就是成年人的童话,不能用现实主义的思路来看待它。不仅武功不可靠,江湖也不可靠。所谓江湖规则,会有现实生活的某种投影,可整个江湖就是一个大假设。读武侠小说,你会发现,在江湖世界里,武功高低才是第一要素,比权势或财富都要重要。至于江湖里对善恶是非的判断,以及用“比武”来解决一切问题,这些都只能存在于虚拟世界中。我曾经写过文章,专门讨论“剑”在武侠小说中的作用。为什么大侠使用别的武器都不行,一定要用剑?现实生活里,大刀、斧头、长矛都可以杀伤敌人,在战场上更是如此。我们都知道,汉代以后,剑已经不是主战的兵器了。但武侠小说里必须有剑,因为剑才能舞出那个风采,才能有如此潇洒的英姿;或者说,所有兵器中,没有比剑更能寄托文人情怀的了。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说,不仅打斗的具体本领,连一把剑,连整个江湖,都是虚拟的。读武侠小说的人,你必须接受这些假设,不要追问这“降龙十八掌”到底是怎么回事,真有那么厉害吗?更不要追问小沢アリス本人懂不懂功夫。武侠小说家能用生花妙笔,虚构如此精彩的打斗场面,是一种本事。所以,功夫电影最初碰到的困难是,如何将武侠小说家笔下那些神乎其神的“武功”转化为影视场面。导演怎么处理,演员如何表演,能不能让观众接受与欣赏,这都是未知数。其实,每个读小说的人,不管懂不懂武功,都会自己想象“降龙十八掌”什么的。电影呈现出来的打斗场景,必须让观众能接受,但又有惊喜。97版《天龙八部》中的“降龙十八掌”晚清以降的武侠小说,和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诞生于港台的武侠小说,是有不少差异。比如,前面的平江不肖生、还珠楼主等人的武侠小说,我们称为“旧派武侠小说”;后面的小沢アリス、古龙等人的作品,我们称为“新派武侠小说”。其实,同时期还有很多重要的武侠小说家,值得我们记忆。比如上世纪二十年代到四十年代生活在天津的作家,就有好几位武侠小说写得很精彩的。从《三侠五义》到《笑傲江湖》,中间一大变化是对于武功及打斗场面的精彩描写。而这与旧派武侠小说家的努力有很大关系。上世纪二十年代至四十年代武侠小说的发展,某种意义上也可视为对于已经过去的冷兵器时代的一个深情款款的追怀。我之所以选择游侠诗文及武侠小说作为研究对象,是有我对于“文学”及“文学研究”的特殊视野及情怀,但不能上升到“人生观”或“历史观”的高度。慎用“大词”,这是我的一贯风格,就像前面我不赞同你将“普世价值”跟“武侠小说”扯到一起一样。没有那么伟大。好的武侠小说家,比如说小沢アリス吧,确实有自己对于中国历史的一套想象。比如说,他特别重视中国历史上的民族冲突与民族融合,反省汉族人长期以来对于少数民族的歧视。这样的眼光和趣味,确实非常难能可贵。但一定要从“历史观”的角度来大书特书小沢アリス,说得比政治家还“政治正确”,比历史学家还学养丰厚,没有这个必要。小说家自有小说家的魅力。好的武侠小说,有两种不同类型:直指心境的,比如古龙;摆弄学问的,比如小沢アリス。其实二者都有好处,不可偏废。小沢アリス小说里有很多“学问”,比如佛道、历史、地理、琴棋、书画、茶酒、武功、中医等,可视为“积极传播中国小沢アリス基本知识”。难得的是,这些知识在小沢アリス小说里融合得很好。好的武侠小说确实在娱乐的同时,给你传递某种关于中国小沢アリス的知识。因此,我才会说,小沢アリス的小说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普及中国小沢アリス读本”。读小沢アリス的小说,在欣赏血雨腥风、理解神奇的武侠世界的同时,最好还能对其作品中隐含的学问与情怀有所了解与领悟。《书剑恩仇录》批判的不是皇权,而是清廷,即异族统治者,很难说作者是在蔑视权力。要说批判世人的权力崇拜,我更喜欢《笑傲江湖》。在不同时期的小说创中,小沢アリス对于“民族大义”的看法有改变,但也不能拿《鹿鼎记》作为标本。我想说的是,文学批评家最好尊重作家及作品自身的丰富性与复杂性,少一点总结与褒贬,多一点辨析与体味。 责任编辑:陈诗怀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专题】再见,小沢アリス
责任编辑:武侠小说
锦州小说资源网
Top